调查|社区团购曝品控隐忧:599元买阿玛尼手表,难验真身

要闻
2021
01/29
22:56

受访者供图。
一地鸡毛过后,社区团购又幻化出美丽气泡。
而杨同(化名)一行人,正沉浸在收获“烧钱补贴”的好时光,这也成了他们唯一可以捕捉巨头存在以及角力的线索。
作为十荟团河南的一名地推,杨同收入囊括发展的团长数量以及来自团长业务的佣金。“十荟团个别月有奖励扶持,地推团队扩展100个以上的团长,奖励9888元,我一个月拉了几个团长号注册,就赚了1000多元”。
互联网巨头杀入社区团购,跑马圈地依然是熟悉的模式。
2020年,疫情催生社区团购进入“复活赛”,美团、滴滴、拼多多、阿里、京东等相继高调进场,从资本布局到亲自上阵,伴随着投资入股、组织架构调整等系列动作,烽火连天时,“互联网巨头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、几斤水果的流量”却如若一剂清醒剂。多家互联网平台内部人士告诉在湖北经营着一家百世快递站点,目前兼职十荟团、美团优选的团长。
“我都快烦死了,一天五六拨人来我这里让我注册团长。”她表示,去年11月时,每天都有人骑车到快递站,起初是闲聊,最终会转到同一话题:能在我们平台注册个团长吗?
日均三个地推登门造访,持续了两个星期,刘丽的态度也从最初的“愿意听听怎么提成”急转为“赶紧轰走”。她告诉向,每个地推人员每周收入为50元乘以团长数量;发展团长数量达到15人及以上,每个地推人员每周收入为70元乘以团长数量。
另外,地推人员可以得到所有被发展团长佣金的8%,也就是说,团长一个月赚了1000元佣金,地推可以收入80元。杨同透露,十荟团近期有奖励扶持,地推团队扩展100个以上的团长,奖励9888元。
“这个月政策好,我又要开始好好干了”。尽管杨同打算捞一桶金,但狂欢并不持久。
负责为盒马在华中地区招地推的人力资源人员王敏(化名)表示,头部企业不会做到招地推这一层级业务,一般会打包给专业的人力资源公司,同时,在某一城招地推时还会招募三家人力资源公司“赛马”。
“这不仅仅是地推抢团长的事,人力资源供应商之间也会抢符合资质的,能做团长和地推的人。”王敏表示,相同时间内抢人更多并且质量更高,对供应商而言赚得越多。
她表示,由于最终所需地推有限,这些人的工作生命周期很短。随着城市业务稳定,前期疯狂抢下的地推也会随之解散。
低价
粗暴揽客仍存在,新人一分钱能“薅羊毛”
经过在各大平台几个月的摸索,杨同发现了新的“商机”,他利用各大平台优惠差额,从低价平台进货,让团长到另一个平台售出,获得中间差盈利。“比如今天这个社区团购平台的黄瓜卖1元一斤,但是另外一个平台明天可能卖1.5元一斤,我就让团队转卖平台上较低价格的黄瓜给顾客。”
杨同钻的正是平台烧钱补贴的漏洞。
此次,低价竞争仍是互联网巨头们的打法,多家社区团购平台推出低于市场价格的新人优惠活动。2020年12月24日,新京报记者搜索十荟团平台发现,商家推出各种优惠政策吸引新顾客,0.01元的新人专享可以买到市场价6元至10元的卫生纸或市场价4元至5元的酱油等家庭日用品。除此之外,还有针对新人数额不等的优惠券。
截至1月12日记者再次查阅平台,“一分钱购”活动改为0.1元-1元不等的新人专享优惠活动。当天,橙心优选的新人专享优惠为0.01元抢购500g黄岩蜜橘,一个柠檬等。多多买菜方面,首次下单全额返券,最高返40元。
互联网平台砸重金进军社区团购,用户“薅羊毛”成了普遍心理。多名团长向新京报记者表示,所售卖的物品价格直接导致他们的提成不高,普通单价为2.98元的蔬菜,最多提成0.2元,而20元一瓶的牛奶,可以提成2元,冻品、肉类等高价格的单品会带来更多收入但也需要增加冰柜等储存成本。正式经营过程中,团长们明显能感觉到“顾客买的都是低单价秒杀的蔬菜水果等”。

THE END

推荐阅读